您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專題信息 > 正文

最高法院:起訴人民政府不履行層級監督職責,不屬于政訴訟受案范圍
時間:2016-10-14 14:00      來源:未知      閱讀:次    
【字體:  】【顏色: 】【打印】【關閉

 最高法院:起訴人民政府不履行層級監督職責,不屬于政訴訟受案范圍

 

2016-10-11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行申1394號崔永超與山東省濟南市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職責申訴案行政裁定中認定:“上級人民政府不改變或者不撤銷所屬各工作部門及下級人民政府決定、命令的,一般并不直接設定當事人新的權利義務,當事人可以通過直接起訴所屬工作部門或者下級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行為來維護合法權益。在存在更為有效便捷的救濟方式的情況下,當事人堅持起訴人民政府不履行層級監督職責,不具有權利保護的必要性和實效性,也不利于糾紛的及時解決,且易于形成訴累。因此,濟南市政府是否受理當事人的反映、是否啟動層級監督程序、是否改變或者撤銷所屬各工作部門及下級人民政府的決定、命令等,不屬司法監督范疇。”也就是說,起訴人民政府不履行層級監督職責,不屬于政訴訟受案范圍。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16)最高法行申1394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崔永超。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山東省濟南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濟南市歷下區龍奧大廈。

崔永超因訴山東省濟南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濟南市政府)不履行法定職責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魯行終182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耿寶建、審判員李德申、代理審判員李小梅參加的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一、二審法院查明:崔永超于2014年11月6日向濟南市政府提出“要求行政處理申請書”,請求濟南市政府:一、依法確認濟南市槐蔭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槐蔭區政府)以暴力威脅、噪音干擾的方式強迫搬遷的行為違法;二、責令槐蔭區政府立即停止對申請人的噪音干擾,保證申請人房屋可以正常居住;三、嚴格按照法律規定對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員作出行政處理。濟南市政府未作出任何答復。崔永超提起本案訴訟稱,濟南市政府有對槐蔭區政府的違法行為進行監督和行政處理的職責,其不履行該職責,是典型的行政不作為,使其合法權益得不到保護。

一、二審法院認為:《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六條第一款規定:“上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下級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的監督”;第三十條規定:“市、縣級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門的工作人員在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中不履行本條例規定的職責,或者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的,由上級人民政府或者本級人民政府責令改正,通報批評;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根據上述法律規定,上級人民政府對下級人民政府的監督行為系基于其內部管理職權,對其下屬的國家機關及其公務員或國家機關任命的其他人員的違紀違法行為進行調查,責令其改正,對其作出行政處分或其他處理決定的活動,屬于行政機關內部的層級管理和監督行為。本案中,崔永超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向濟南市政府提出申請,要求濟南市政府查處槐蔭區政府以暴力威脅、噪音干擾的方式強迫搬遷的行為,屬于舉報行為。濟南市政府對槐蔭區政府是否進行監督、如何監督、監督是否適當,均屬于行政機關的內部管理行為,不屬于司法權對行政權監督審查的范圍。因此,崔永超對濟南市政府不履行內部監督職責提起的訴訟,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據此,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四)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駁回崔永超的起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崔永超要求濟南市政府履行的職責屬于內部層級監督行為且其提出的申請屬于信訪舉報不屬于可訴的行政行為為由,裁定駁回崔永超上訴。

崔永超在向本院提出的再審申請中請求:1.撤銷二審裁定;2.判令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繼續審理本案;3.本案一審、二審訴訟費用由再審被申請人承擔。其申請再審的事實與理由為:1.濟南市政府對槐蔭區政府的違法行為進行監督有明確的法律依據;2.一審法院錯誤地認定再審申請人的訴訟請求,把訴訟請求中確認濟南市政府行政不作為違法并對違法行為進行查處,理解成是對“被申請人對下級人民政府工作人員的獎懲、任免等行為”提起訴訟;3.再審申請人的起訴是要求確認被申請人未履行保護人身權、財產權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本院認為:人民法院對行政機關行使職權行為的監督應當依照行政訴訟法的規定進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六條第一款和第三十條雖然規定了上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對下級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的監督,也有權對下級人民政府及房屋征收部門在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中違法行為責令改正,但此種職權系基于上下級行政機關之間的層級監督關系而形成。上級人民政府不改變或者不撤銷所屬各工作部門及下級人民政府決定、命令的,一般并不直接設定當事人新的權利義務,當事人可以通過直接起訴所屬工作部門或者下級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行為來維護合法權益。在存在更為有效便捷的救濟方式的情況下,當事人堅持起訴人民政府不履行層級監督職責,不具有權利保護的必要性和實效性,也不利于糾紛的及時解決,且易于形成訴累。因此,濟南市政府是否受理當事人的反映、是否啟動層級監督程序、是否改變或者撤銷所屬各工作部門及下級人民政府的決定、命令等,不屬司法監督范疇。一、二審法院裁定駁回崔永超起訴和上訴,符合法律規定。再審申請人如認為濟南市政府不履行相關的監督職責違法,應循其他法定渠道解決。綜上,再審申請人崔永超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再審申請人崔永超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耿寶建

審 判 員  李德申

代理審判員  李小梅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六日

書 記 員  劉 瀲

 


香港赛马会资料大全 下载